<tt id="atipm"></tt>
  1. <listing id="atipm"><delect id="atipm"></delect></listing>

    <output id="atipm"></output>
    <output id="atipm"><button id="atipm"><address id="atipm"></address></button></output>
    平凉的世界 世界的平凉 开放的平凉欢迎您!

    当前位置:书评

    读《小偷家族》:所等之人,现身迟

    时间:2019-02-15  来源:北京晚报
    分享:  0

      ▌嘚嘚

      初枝和亚纪参拜完水神,随手顺了两个签,初枝奶奶抽到的是末吉,亚纪看了一眼那神签,上面写着:“所等之人,现身迟。”初枝奶奶边嘟囔着“哪个都不算太好?#21271;?#31895;鲁地将神签揉成一团塞进上衣口袋。

      是枝裕和凭借《小偷家族》夺得了去年的金棕?#21040;保?#36825;一片段在电影中被剪去,在小说中却被保留了下来。?#28304;?#20026;标题,《小偷家族》不过也是一部苦苦等待着那个缺席之人的故事。

      《小偷家族》一开始描绘的是一个穷困但热闹的五口之家:一个拥挤的老宅,初枝“奶奶?#20445;?#20449;代“妈妈?#20445;?#22992;姐”亚纪一起围坐在矮桌边,“爸爸”阿治和“儿子”祥太把生活用品分发给家人。还有被亲生父母关在门外的树里,阿治用一个可乐饼把她捡回了家,他们就在这样狭窄?#20973;?#30340;屋子里生活了下来。

      小说里以美好之物串联起章节,“可乐饼”、“面筋”、“泳衣”、“魔术”、“弹珠”、?#25226;?#20154;?#20445;?#36825;些物件成为孩子的记忆里那?#20937;?#20043;物。在小津安二郎那里,?#21442;?#21363;时间,而在是枝裕和这里,?#21442;?#21363;人情。初枝奶奶总有着不知从哪里来的迷信,用曼秀雷敦?#21487;?#21475;、用盐?#25991;?#24202;;阿治教会了祥太怎么用可乐饼泡面条,用破窗器救了他;信代顺来的领带夹成为祥太的宝物,和波子汽水的玻璃珠一起成为树里的大海与宇宙……他们又那么笨拙地绞尽脑汁地想要去爱孩子,殊不知他们已经给孩子带来了食物、疗愈与希望。

      随着故事的发展,我们逐渐发现这家人的秘密,同时“家”与“家人”的概念也随之瓦解:初枝“奶奶”是一个?#27426;?#22899;丢下的独居老人,房子是唯一的财产,阿治也不是祥太的爸爸,信代不是初枝的女儿也不是祥太的妈妈,亚纪用自?#22909;妹蒙粗?#30340;名字作为店的花名。

      这一切真相如同层层剥落的墙头,逐渐露出这个家族破败的一面。在日常叙事中设置悬念,是介乎于假定和非假定之间,因而非常难以把控尺度。《小偷家族?#36820;?#25972;了悬念的剂量,铺陈在日常生活的书写中,显得恰如其分又符合戏剧规律般将人调动。

      它首先是由一个个小悬念组成。在开端部分,在行进过程中,或在独立的段落里,插入“双关语”和“潜在话语”。例如阿治和信代在附近的酒馆喝酒后,阿治把搂着信代的手放到她腰上,感慨一句“如果真是那样的话,夫妻关系可真不赖啊?#20445;?#25918;在揭开真相前后两个语境中,这句话都成立;再例如初枝奶奶无意中对着亚纪说,“我的这个,和赔偿金差?#27426;唷保?#38754;对亚?#20599;?#30097;问又很快改口,说这是“养老金?#20445;?#34429;然说得是真话,但也恰恰是这个赔偿金,使得亚纪对初枝的爱产生了怀疑。每个人物之间的关系都成为一个小悬念,悬念之间环环相扣,解扣的同时系扣,最终指向一个巨大的秘密——信代的秘密。秘密成为小偷家族赖以生存的要素,又成为击垮它的最后那一颗?#25317;?/p>

      小说要比电影更加贴近信代的内心,那些影像留白的部分,小说成为补充。如何理解信代,就是这个故事最核心的东西:树里是她的童年,她渴望初枝奶奶那样的母亲,接受即使年长只要没什么攻击性就可以的阿治,亚纪是曾经的自?#28023;?#32780;祥太是她的希望。她不愿相信生来就有的血缘关系有多牢固,她想选择,并且勇敢地为自己的选择负责,甚至勇敢地放弃自己的选择。是信代,成为了《小偷家族》里最坚?#20599;?#37096;分。

      信代在电影中实际上是相对沉默不外露情感的人,安藤樱的饰演非常到位,但还是会想知道这个女人到底在想些什么。小说里写出来了。对树里,她在内心起誓:“我不会再放手这孩子。”对初枝,她心里好悲伤:“哪怕一次也行,多想听到她?#21834;?#22920;妈’。”

      就算假装也好,能够有一处屋檐,能够有妻子儿女,这正是无缘社会中这些孤独个体所期望的东西。“所等之人,现身迟。”这句话既是初枝奶奶的,也是信代的,也是树里的,是同一个人生的三个阶段,折叠在这个小偷家族里。小说最后,树里还是被关在门外,她踮脚张望,好像看到了什么。(《小偷家族》,[日]是枝裕和著,北京联合出版公司)


    作者:责任编辑?#26680;?#29790;

    推荐图文

    人文·泾水

    02-13人文古老的计时器——圭表
    01-22泾水岁月深处冬菜香

    养生·旅游

    关于我们 | 联系我们 | 广告业务 | 网站律师 | 本网声明

    Copyright (C) 2006-2015 plxww.com All rights reserved.

    平凉日报社 平凉新闻网 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禁?#25925;?#29992;

    Tel:0933-8236393 8218065 E-mail:[email protected] 地址:平凉市红旗街93号

    甘新办字第08010号 陇ICP备12000647号 ?#38469;?运维:甘肃万方网络

    山东十一选五选胆技巧

      <tt id="atipm"></tt>
    1. <listing id="atipm"><delect id="atipm"></delect></listing>

      <output id="atipm"></output>
      <output id="atipm"><button id="atipm"><address id="atipm"></address></button></output>

        <tt id="atipm"></tt>
      1. <listing id="atipm"><delect id="atipm"></delect></listing>

        <output id="atipm"></output>
        <output id="atipm"><button id="atipm"><address id="atipm"></address></button></output>